郭京飛:不像餘歡水,也不像蘇明成,我像陸三金

2020-04-21 16:51:38  來源:新華網  


[摘要]去年的一部《都挺好》,讓郭京飛飾演的二哥蘇明成形象深入人心...

  去年的一部《都挺好》,讓郭京飛飾演的二哥蘇明成形象深入人心,那時候網友甚至開玩笑地刷屏要“眾籌暴打蘇明成”。最近,《我是餘歡水》在優酷熱播,郭京飛在劇中飾演小人物餘歡水,開播幾集就丟了工作,感情不順、兄弟反目,各種現實打擊讓當初想要“暴打蘇明成”的觀眾“解了恨”,而這樣真實又悲催小人物形象的塑造,也讓觀眾對郭京飛的演技連連點贊。

  郭京飛説,餘歡水這次就是來給蘇明成還債的。當然,這只是一句玩笑話,但餘歡水看似荒誕又悲催的人生卻無比真實,“其實大家都是生活在一個夾縫裏邊,我們的生活總是充滿各種不如意,換句話説,我們都是餘歡水。”

  郭京飛所説的“我們”,自然也包括他本人。生活中的郭京飛也有過與餘歡水相似的境遇,他很看得透,也認同“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”,郭京飛甚至用減肥這件事來自我調侃,他説每次捱餓的時候都覺得自己好委屈,但是作為演員,必須對得起觀眾,又不得不堅持減下去,這只是一件小事,卻也透露着成年人世界的很多無奈。

  在日前優酷組織的採訪中,談起自己塑造的幾個深入人心的角色哪個和自己最像,郭京飛笑稱,“我不像餘歡水,也不像蘇明成,我像陸三金。”

  人人都是餘歡水,人人背後都有一個趙覺民

  記者:對“人人都是餘歡水”這句話怎麼看?他在你眼裏是怎麼樣的一個人?

  郭京飛:我覺得確實是,我們人人都是餘換水,因為我們每個人背後都有一個趙覺民。我們每個人的生活處境,無論我覺得這個時代沒有什麼大人物,我們所有的處境都生活在一個夾縫裏邊,而且很難逃脱。我這次其實我接了這個戲我挺開心的,因為我接下這個戲的時候,我就告訴我自己,我帶着一種使命感,是我獻給所有成年人的劇。

  記者:對於餘歡水這個角色的把控,是更多依賴對社會生活的觀察模仿,還是通過自己內心的揣摩來完成?

  郭:在創作的時候,我們整個團隊非常非常的開心,我們也對自己要求的特別特別的狠,我們這次想把那些嬉皮笑臉的東西都去掉。雖然那些東西是討喜的,是一些可以就是讓觀眾更愛看的,但是我們還是大膽地去掉了。我認為,對於觀眾最好的回饋不是取悦觀眾,而是真摯地對觀眾。我們從創作,從鏡頭到表演的風格上。真摯真摯,再真摯,不玩兒鬧。

  這個我覺得是我對我這份職業的尊重,也是對所有觀眾的尊重。我非常非常的真摯地去想象。我很上心在這個戲這個角色上,我沒有考慮到我太多的這個名利上的東西,我是真的希望能夠為我們這些生活在社會夾縫中的人發聲,包括我自己,就是塑造一個活生生的角色吧,我很上心這回。

  記者:你説我們每個人都是餘歡水,郭京飛的日常生活中也有類似餘歡水的時刻嗎?

  郭京飛:對,我們都是餘歡水,我也有餘歡水的境遇,我們每個人都會有啊,我覺得生活總是會大部分時間都是不如我們意的,對吧。比如説我現在想減肥,但我就是下不了決心,而且我每次餓着的時候我都覺得好委屈,但我又必須得減肥,我得對得起觀眾,我再這樣胖下去是很可怕的。

  記者:這部劇作在本質上是一出喜劇還是一出悲劇?跟你以往的作品相比,有什麼不同?

  郭京飛:這部劇很顯然是一部悲劇。而且這就是我對喜劇的觀點,我們都認為是喜劇的底兒一定是灰色的,它一定是悲哀的,它才是高級的喜劇,否則的話那個叫肥皂劇。

  記者:你是如何去為自己的每一個喜劇角色尋找其內在的悲劇性的?

  郭京飛:灰色底要靠劇本兒的。那個劇本兒是很關鍵的,這我沒法兒自己找。喜劇的故事,是電視劇是一劇之本,故事非常重要。然後這個要有一個灰的底兒,才可以再往上抹色彩。如果沒有這個底兒那就是上來就是鬧劇了。

  記者:你認為生活中的自己,更像餘歡水還是蘇明成?

  郭京飛:我不像餘歡水,也不像蘇明成。我像陸三金。

  全劇組投票決定怎麼拍、怎麼演

  記者:很難忘的還是一些表演的細節,比如説從醫院出來直挺挺摔到馬路牙子還彈出去一下,這個拍攝的時候是怎麼拍的?

  郭京飛:摔馬路牙子那個在這兒我必須得澄清一下啊。因為其實我首先我是害怕其他的同行效仿,再一個呢我也不喜歡演員用這種自虐的方式去這個討好觀眾。不是這樣的,這只是劇情,這個我是當時是我跟導演提出來,我説這跤一定要摔得狠,一定要摔到大家心裏去。國外其實有技術可以做這個效果的,那個的成本非常高,我們的劇組可能也沒有這麼沒必要在這塊兒花這麼多錢呢。我們就想了一個主意,用那個打光的米菠蘿,然後在上面兒那個鋪上了綠布,其實也是一次嘗試。給後邊兒這個特技老師添了不少麻煩。但是這個想法和我們花的這個時間和我們動的腦子,看來還是值得的。

  記者:在拍《我是餘歡水》的過程中,有哪些印象深刻的趣事?

  郭京飛:拍餘歡水的時候,每天都有趣事。但是我具體的我也忘了,就是每天都很開心,我們每天就是創作,每天就琢磨這場戲應該怎麼演,然後怎麼怎麼走地位。這個劇組裏邊除了墨龍哥導演,他是一根兒大柱子,然後身邊其實還有三個小孩兒,也是我覺得正午未來的這個頂樑柱,真的很棒。有一個從法國回來的,還有一個執行導演,還有一個隨時改編的這個編劇。他們三個人真的很優秀。然後我們在現場就非常非常民主,我們誰有了想法以後大家就會舉手投票,只要過了票數我們就決定就這樣拍了,就這樣演了。

  我是一個服務於觀眾的演員,想把觀眾服務好

  記者:開播後有看觀眾的反饋以及豆瓣評分嗎?對自己有哪些滿意或不滿意的地方?

  郭京飛:我會看觀眾評價,看了很多文章,也看了豆瓣兒評分兒,我很滿意,很高興大家能夠喜歡。我對我自己的這次表演也還挺滿意的。因為這個是我又塑造了一個角色,這種純純粹粹的,這麼衰的小人物。其實我在上大學的時候是我的一個死角,我是不會演這種角色的,就不會塑造。可能長大了,有很多的生活了,也經歷了很多,發現演這種人物還可以。

  記者:你覺得塑造市井小人物最難的地方在哪裏?

  郭京飛:塑造任何角色其實都不容易。難的是你又要演一個這個人的外殼兒,你還得演這個人的靈魂,然後同時還要保證真摯。如果去簡單地模仿一個人的這種表演,其實是低級的,是譁眾取寵的。要演到人物心裏去,然後要分享他的痛苦和他的快樂。焦菊隱先生説,心向學。就是,其實這就是一種儀式吧,就是靈魂附體。有一些表演訓練方法。

  記者:現在的你更喜歡通過作品表達自己的困惑和解決之道嗎?

  郭京飛:願意和觀眾們分享那種如何解決困惑吧。我覺得我是一個服務於觀眾的演員,我想把觀眾服務好。我希望就是大家都能找到一條出路,因為痛苦確實就存在着,而且我們趕也趕不走。我們需要一種方法去面對它,對,就是開心。要有一個健康的正確的價值觀,要學會不給別人添麻煩。(文/楊光)

編輯: 孫璐瑩

相關熱詞: 郭京飛 餘歡水 蘇明成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繫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4px香港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複製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4px香港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陝ICP備13008241號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