藥品降價保質,患者負擔減輕 藥品集採帶來哪些實惠?

2020-10-09 09:20:43  來源:人民日報  


[摘要] 最近,又有一批藥品降價了,包括二甲雙胍、卡託普利、纈沙坦等藥物。8月24日,迄今為止規模最大的第三批國家組織藥品集中採購(以下簡稱集採)中選結果公佈,共有55種藥品191個廠牌產品中選,平均降價53%。...

  製圖:張丹峯

  最近,又有一批藥品降價了,包括二甲雙胍、卡託普利、纈沙坦等藥物。8月24日,迄今為止規模最大的第三批國家組織藥品集中採購(以下簡稱集採)中選結果公佈,共有55種藥品191個廠牌產品中選,平均降價53%。

  自從2018年12月國家組織藥品集中採購在北京、天津等11個城市試點(以下簡稱“4+7”試點)以來,採購藥品品種數達到100多種,不同廠牌產品數300多個,涉及中選企業200多家。讓廣大參保患者驚喜的是,每一次集採都讓一些價格高但用量大的好藥、大牌藥大幅降價,平均降幅均超過一半,大大減輕了用藥負擔,比如肺癌患者一線用藥原研藥吉非替尼(易瑞沙),糖尿病患者一線用藥原研藥阿卡波糖(拜唐蘋)、乙肝患者治療用藥恩替卡韋等。

  第三方評估顯示,中選產品的質量和療效已被醫生和患者普遍認可和接受。對於醫藥行業來説,雖然經歷陣痛,但是由此改善行業生態,促進良性發展。未來,將會有更多種類藥品進入集採,更好地保障人民用藥需求,助推健康中國建設。

  每批集採藥品均降價一半多

  國家組織藥品集中採購帶着鉅額的用量,以超級團購的巨大優勢,換來藥品的優質低價

  福建省廈門市76歲的洪大爺患糖尿病20多年,同時患有高血壓。10多年前,洪大爺開始服用拜唐蘋,一個月要3盒的量,每盒90多元,一年下來要花約3300元,藥費負擔有點重。最近,洪大爺去醫院開藥發現藥便宜了,一年只需花330元左右,是原來費用的1/10。“我當時問醫生是不是開錯藥了,不敢相信。感謝國家的好政策,幫我們糖尿病患者省了錢,還可以用上大牌藥。”洪大爺説。

  不僅是慢病患者,一些大病患者也因此負擔大大減輕。

  遼寧省鐵嶺市的陳先生是一個肺癌骨轉移患者,近年來一直在服用吉非替尼。2019年上半年,看到瀋陽市吉非替尼每盒降到547元,比鐵嶺市便宜1700多元,他便找人到瀋陽市買藥。2019年年底,鐵嶺市也降價了。他算了一下,按每個月3盒用量計算,再報銷56%,每個月少花5000多元,一年藥費減少6萬元。

  今年8月,上海市居民吳先生到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同仁醫院,照例開一盒治療惡性腫瘤的醋酸阿比特龍片。他驚喜地發現,原價16268元的藥品,現在只要2800元,降價超過80%,醫保報銷後,個人負擔1100元。

  這是國家組織藥品集中採購帶來的改革紅利,惠及無數患者家庭。從2018年12月起,經過試點,國家組織各地以省為單位形成聯盟,委託聯合採購辦公室,開展跨區域聯盟集中帶量採購。每個地區集合了當地公立醫院藥品的用量,中選藥品將給予50%至80%的市場用量,同時由醫保預付貨款。在有一致性評價質量認證的情況下,國家組織藥品集中採購帶着鉅額的用量,以超級團購的巨大優勢,換來產品的優質低價。

  數據顯示,中選藥品在臨牀受到歡迎,約定用量完成度較高。“4+7”試點一年期滿後,25箇中選藥品平均完成約定採購量的2.4倍,中選藥品採購量佔同種藥品採購量的78%。

  上海是“4+7”試點城市之一,也是最早做帶量採購的地區。李玲是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同仁醫院藥劑科主任藥師,同時也是上海市藥學會醫院藥學專業委員會副主委。她告訴記者,上海執行國家帶量採購配套政策做得很好,比如留有“出氣孔”,可選擇中選藥,也可選擇非中選藥。醫院宣傳做得很到位,執行到位,即使是原研藥換成仿製藥,患者接受度也比較高。上海還對每批次藥品用近紅外光譜檢測,確保質量過硬。實施以來,臨牀不良反應報告僅幾份,認可度較高。

  不再“唯低價是取”

  高質量要求的入圍門檻意味着即使中選藥品價格低,質量也有保證

  每片0.15元的苯磺酸氨氯地平片、每片0.034元的對乙酰氨基酚片、每片0.014元的卡託普利片、每片0.015元的鹽酸二甲雙胍片……一些中選藥品價格低至1毛錢、1分錢,質量是否可靠?這種集採是不是回到“唯低價是取”的老路?

  上海市醫保局價採處處長龔波説,“4+7”試點中,通過一致性評價的仿製藥企業不多,加上採購試點範圍不大,為體現帶量規模效應,因此只有報價最低的藥品獲得中選資格。但從全國擴圍集採開始,品種品規增加,採購量擴大到全國,根據市場競爭格局確定最大可中選企業數量,在第三批集採中,一個品種的最大可中選企業擴大到8家。參與集採的藥品是通過一致性評價的仿製藥,質量水平高,這種情況下的中標不同於以往不區分質量層次的“唯低價是取”。高質量要求的入圍門檻也意味着即使中選藥品價格低,質量也有保證。

  記者採訪了一些原來用原研藥後來換中選仿製藥的患者。在上海市五里橋社區衞生服務中心全科診室,服用拜唐蘋10多年的林大爺正在開藥。上個月,林大爺換了集採中選藥品。“一開始害怕效果不好,先開了一盒,一試還不錯,就選了。”林大爺説。

  五里橋社區衞生服務中心主任黃雷介紹,目前醫院用的國家集採藥品有26種,苯磺酸氨氯地平、阿卡波糖分別作為高血壓、糖尿病患者常用藥,雖然不再是原研藥,但每天都能開出200多盒。“這些藥品用量大,降幅也大,換藥之後效果不錯,受到患者的歡迎。”今年4月20日是第二批集採藥品落地第一天,不少患者當天專門到醫院買藥。

  對於一些藥品降到“超低價”,專家分析,一些小企業在用“超低價”博取中選機率,是因為不中就死,中了還能活下來,但如果後續沒有新品種跟進,仍很難存活。相較之下,大企業越來越理性,它們成本控制得好,質量有保證,產品線也穩定,隨着市場業態的優化,它們會從中勝出,贏得市場。

  有人提出,如此低的價格,企業利潤空間太小,會影響創新。多家企業表示,仿製藥不涉及研發成本,所以相對來説成本非常低。在很多國家,仿製藥都是薄利多銷的。要不要降價換市場,企業有自身的戰略考慮。

  對企業來説,仿製藥與創新藥是兩個體系,不可能靠賣仿製藥去賺回研發創新藥的錢。從國際經驗來看,創新藥的融資很少是靠仿製藥利潤來填補的,更多還是靠資本市場比如風投、股市等渠道融資。

  在第三批集採中,江蘇豪森藥業有6個產品參與投標,5個產品中選。在三批集採中,豪森多個產品大幅降價中選,但並沒有影響創新步伐。公司有關負責人表示,集採規則越來越完善,醫院執行到位,實際用量遠遠大於報量,給了企業很大的信心。企業積極向創新型企業轉型,目前有降糖、腫瘤、血液類等領域幾個1.1類創新藥等待上市。

  武漢市一家醫院向患者宣傳藥品集中採購政策。孫新明攝

  “專利懸崖”出現了

  帶量集採讓過了專利期的原研藥無法維持高價,價格大幅下降,患者買得起大牌藥了

  在這幾輪集採中,一些高價原研藥接連遭遇“專利懸崖”,有人喊原研藥要在集採中“撤退”。然而,事實上並非如此。

  原研藥“專利懸崖”首次出現是在2018年12月“4+7”試點。當時,原研藥吉非替尼報出了547元的全球最低價,比原價下降76%。在業內看來這不僅僅是降價,而是開啓了原研藥“專利懸崖”的新藥價時代。

  “專利懸崖”是指原研藥專利到期後,由於仿製藥品出現導致價格大幅下降的現象。在我國,很多專利藥品到期後,仿製藥品遲遲未能出現。即使出現也因為沒有一致性評價質量認證,在招標時無法確認仿製藥質量層次,帶量採購沒有真正落實,因此過了專利期的原研藥仍然維持高藥價,並佔據較大市場份額。仿製藥無法替代原研藥,患者的用藥負擔居高不下。

  “4+7”試點時,情況已經完全改觀。第三代治療非小細胞肺癌的靶向藥已上市,國內首仿藥品也已上市,作為第一代產品吉非替尼很快要被市場淘汰。在大量仿製藥紛紛通過一致性評價、國家開始組織帶量集中採購藥品的情況下,原研藥吉非替尼的價格“大跳水”成為應對市場競爭的明智選擇,成為了我國醫藥史上的首次“專利懸崖”。

  在今年1月第二批藥品集採中,原研藥“專利懸崖”再次出現。原研藥糖尿病用藥阿卡波糖降價幅度超過90%;治療風濕性關節炎的原研藥美洛昔康片,降價幅度超過80%,每片價格從2元下降到0.18元。

  在第三批國家組織藥品集中採購中,涉及的原研藥更多。雖然僅有3款原研藥中選,但是跟前幾次集採一樣,原研藥企業均積極參與,並非“撤退”。

  龔波説:“原研藥一般價格較高,集採以量換價,需要藥品大幅降價。在國內外藥品集採中,仿製藥中選是正常現象,原研藥中選都是例外。”從原研藥企業角度來看,中不中選跟企業自身的發展戰略息息相關。是佔領中選市場,還是佔領非中選市場的用量,會給國內國外各大市場造成什麼影響等等,這些都需要考慮。

  復旦大學公共衞生學院教授胡善聯説,能大幅降價的藥企,降下來的主要是流通環節高昂成本,這些中標企業大多又控制了原料來源,所以能夠實現大幅降價。一些原研藥大幅降價是為了新一代產品能迅速佔領市場。“這昭示了企業將來創新的方向,將給整個醫藥產業帶來新的氣象。”

  數據顯示,從“4+7”試點地區情況看,羣眾使用原研藥和通過一致性評價的仿製藥的佔比從50%左右大幅度提高到90%以上,患者用藥質量水平明顯提升。

  “帶金銷售”消失了

  帶量集採推動平價仿製藥替代高價原研藥,患者愛用的低價藥重新“復活”,企業注重產品質量,不再以回扣促銷售

  帶量集採不僅推動了仿製藥替代原研藥,同時倒逼企業改變不合理的“帶金銷售”模式,引導企業注重產品質量,而不是把大量精力放在銷售上,從而改變行業生態。

  過去,一些藥品存在“帶金銷售”現象。藥品以底價給代理商,靠層層回扣銷售出去,價格往往能比出廠價高出數倍甚至十幾倍,形成價格虛高。

  “以前藥品集中招標沒有帶量,藥品雖然中標,但進入醫院還有門檻,仍然採用‘帶金銷售’模式。帶量集採讓企業有了預期,明白中選就有了市場,可以綜合考慮成本、市場、發展戰略等因素來報價。告別不合理的‘帶金銷售’模式,有助於改善行業生態,促進行業良性發展。”北大醫學部主任助理、衞生經濟學教授吳明説。

  因“帶金銷售”模式轉變,在第二批集採中,一些過去患者愛用的低價藥重新“復活”,回到市場。比如,解熱鎮痛藥對乙酰氨基酚,中選價格為0.03至0.07元/片,略高於歷史上0.02元/片的最低銷售價格,使低價藥有了一定利潤,並獲得市場,還有牙疼用藥甲硝唑、抗生素常備藥阿莫西林等。

  這些低價藥品生產成本不高、競爭非常激烈。過去由於流通模式原因,無法負擔“帶金銷售”的成本,低價藥反而難以打開市場,被高價藥“逆淘汰”,患者難以低價買到藥品。這就是過去大家熟知的藥品“降價死”現象。國家組織藥品集中採購和使用以後,通過帶量採購、確保使用,企業不再需要進行銷售公關,低價藥得以“復活”回到市場。

  一些注重質量的企業通過集採贏得市場。在第三批集採中,四川匯宇製藥的注射用阿扎胞苷以每支260元中選。它是首仿藥品,以前已在歐洲首仿上市。通過集採,這一產品不用專門組建銷售團隊就可以進到醫院,實現薄利多銷。“我們注重產品質量,產品出來就迅速通過一致性評價。現在經過集採就能進入醫院,這也是帶量採購給市場發出的信號——質量過硬才能進入醫院,贏得市場。”四川匯宇製藥負責人説。

  集採對持有上市許可證的企業也有利。專注於產品研發的上市許可證持有人(企業),沒有銷售隊伍。帶量採購政策讓這類產品直接進了醫院,不需要額外的“帶金銷售”成本。

  上海安必生製藥是一家上市許可證持有人企業,在“4+7”試點時,公司總經理季冉認為,採購帶量可以減去做學術會議和市場推廣的費用,保證利潤。在第三批集採中,企業產品再次中選。

  吳明認為,從目前情況來看,藥品帶量集採是公立醫院補償機制改革、推進“三醫聯動”的突破口。經過幾輪集採之後,中選藥品增多,金額佔醫保支付比例越來越高,醫生、患者逐漸認同。同時因價格大幅降低,醫保騰出空間優化藥品結構,有利於藥品創新。醫保採購藥品的結餘醫院可以留用,促使醫院主動控制成本,撬動公立醫院改革。

  更多藥品迎來“超級團購”

  帶量集採進入常態化運行軌道,意味着患者可以長期用上優質優價的藥品,惠及更多患者

  從第二批集採開始,國家組織藥品集採進入常態化運行軌道,今後,越來越多產品將納入帶量集中採購。

  今年7月15日至16日,國家醫保局召開座談會,就生物製品(含胰島素)和中成藥集中採購工作聽取專家意見和建議,研究完善相關領域採購政策,推進採購方式改革。這釋放了將更多藥品納入帶量集採的信號。

  集採常態化意味着可以長期用上優質優價的藥品,不僅是西藥,將來還包括中成藥以及糖尿病患者常用的胰島素注射劑等。北大藥學院教授史錄文認為:“國家組織的藥品帶量集採機制,以其採購、支付、回款、使用等環環相扣,‘三醫’聯動的協同配合,保障藥品質量,及時供應。對患者來説,可以享受長期的改革紅利,藥費減少,同時因為中選藥品整體質量都不錯,逐步建立對民族製藥工業的認可度,能更好地維護人民健康。”

  目前,三批集採涉及的藥品僅有112種,而我國城鎮職工醫保基本用藥達到2000多種,沒有進入集採的未通過仿製藥一致性評價的藥品數量仍較多。但在帶量集採效應之下,越來越多的藥品面臨降價壓力。

  按照有關規定,對部分價格與中選藥品價格差異較大的藥品,將漸進調整支付標準,在兩三年內調整到位;一些地方專門針對一些藥品品種開展專項帶量集採。今年8月,上海市出台文件,鼓勵本市公立醫療機構以醫療聯合體、單體,或自願組成採購聯盟等形式,對非集採中選藥品探索開展藥品集中議價採購。

  今後,帶量集採機制仍需要在實踐中不斷完善。在採訪中,一些藥企向記者反映,一些藥品經過集採,價格接近“地板價”,建議啓用與集採價相同的醫保支付標準,讓中國醫藥企業多一些發展空間、患者多一些選擇空間;按照集採規則,同種藥品有3家通過一致性評價可自動觸發集採,但有些產品通過一致性評價後兩三年仍未有其他過評的產品,無法參與集採;一些醫院表示,希望儘快落實“結餘留用、合理超支分擔”辦法,提高醫療機構採用中選藥品的積極性。

  “隨着集採覆蓋面擴大,規則的不斷完善,配套政策的協同發力,帶量採購的效應將越來越凸顯,逐步實現政策設計之初的四個效應,即藥品降價保質、藥品行業轉型升級、公立醫院深化改革、醫療保障減負增效。”吳明説。 (記者 李紅梅)

編輯: 張潔

相關熱詞: 藥品降價 患者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繫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4px香港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複製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4px香港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陝ICP備13008241號-1